400-188-6081

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电话咨询

400-188-6081

投诉反馈

0531-55511996

喧嚣30年,汽车后市场“中场”无战事
Date:2021-08-11 11:21:45

8636c0ca1323a65c24910a33b1629f0a.jpg


后市场不是靠砸钱买流量做起来的,供应链建设、业务健康度、产业持续的长足发展才是价值所在。


互联网进入后市场不过10年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如果把2010年作为后市场转型元年,此时尚能大谈后市场信息化、互联网化。但进入中场时间,行业似乎进入了休整模式。


从2019年开始,一度被称为明星赛道的后市场开始遭遇资本冷宫,有的商业模式摇摇欲坠,有的在新市场不断徘徊试探,从一本万利的黄金时代到资本香饽饽再到如今归于平静,难道行业要步入黑暗时刻,进入新的周期拐点?


30年,后市场再无新鲜事?

 

后市场的热闹还要从30年前说起。

 

我国汽车工业在90年代前中期初具规模,当时国家把轿车生产作为汽车工业发展重点,并鼓励私人购车,轿车开始迅速进入普通家庭,市场上80%的轿车由私人购买,1000万人口的北京已经有5万多辆私人轿车。

 

这给后市场带来爆发机会,供给稀缺的年代,靠着信息不对称,干汽配变成了“躺赚”的生意。此时,北京上海背靠全国最大的汽车保有量,而广州有着天然的贸易环境和优越的地理位置,这三个地方自然形成了最早的汽配集散地和汽配城。

 

虽然汽配城聚合优势强,但离客户远,产品、信息、客服都相对滞后,为此,当时一些大的厂商开始搭建自己的经销渠道,把产品流通和服务的事交给当地区域的落地经销商。经销商凭借对产品、市场的了解和贴身服务,很快发展起来,且直到现在都还是主流的渠道体系。

 

时间转到2010年左右互联网高速发展期,这一年中驰车福成立,成为最早一批汽配电商平台。

 

乘着电商大势,2011年以轮胎为切入点的途虎养车在上海成立,并同步上线在线商城。

 

2014年,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阿里和京东等电商平台已经非常成熟,美团等O2O更是成为风口,上门服务模式成为发展最快的细分赛道,全年有一半投融资项目为上门服务模式,数百家创业者涌入。

 

也就在这一年,诸葛修车异军突起。于当年2月成立,试图用一个网上平台将汽车后市场各类主体组织起来,让优质厂商、诚信配件商家、技术精湛的技师、专业的服务机构共同构建一个产业生态链。

 

5个月后,诸葛的交易额突破1亿。

 

在当时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上,利用O2O概念的洗车、养护等服务模式也层出不穷,但需求和用户习惯有限,很快就像是流行了一阵子的地摊经济一样,成了过眼云烟。

 

到了2015年下半年,上门服务项目频频出现倒闭或兼并,行业洗牌开始:经销商们开始布局后市场,“上门”服务热度不再,滴滴这些“互联网野蛮人”纷纷踏足维保等领域,后市场供应链开始受到更多关注。

 

这一年,开思、三头六臂、快准车服这些瞄准B2B的供应链平台开始崛起;意在“重塑汽车后市场供应链”的中驰车福与博世等6家国际零部件巨头达成战略合作,当年完成10亿销售;淘气档口则在C端进行延展,推出了针对个人车主的APP“淘汽云修”,试图形成完整闭环;巴图鲁此时也完成A轮融资,向华南以外区域拓展。

 

到2019年5年的时间,后市场企业频频融资,搞数据、建仓配、拓渠道、抢市场,主机厂出手搞供应链,保险公司也想分得一杯羹,后市场好不热闹。

 

行至中场,苦乐不均

 

也许是“黑天鹅”的阴影还在,也许是行业进入了周期性拐点,近两年后市场变得越来越没有波澜和故事。

 

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汽车后市场分析与发展趋势研究报告》显示,中国汽车后市场在2014年投融资事件数量为55件,融资金融为24.3亿元;2015年迎来最高峰,投融资事件达到166件,融资金额为189.4亿元。但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投融资事件分别下降至92件、80件和63件,融资金额分别为177.7亿元、121.1亿元和101.5亿元。

 

16ef5947334c5a7d731a08448e3d7526.png


另据AC汽车过往资料显示,根据其关注到的后市场重点企业融资情况:


2017年融资事件53起,单笔过亿20起,汽配供应链7起;

2018年58起,单笔过亿元14起,汽配供应链13起;

2019年融资41起,单笔过亿元16起,汽配供应链13起;

2020年融资融资29起,单笔过亿元12起,汽配供应链9起。

 

尽管第三方数据统计范围不一致,但从综合趋势可以看出,资本方的投资风格与初期的“百花齐放”、“敢于试错”不同,开始逐渐恢复理性,不再轻易下注求新求异的商业模式,而是更加理性客观地审视企业的商业逻辑及财务、业务表现。

 

从资本市场的投资态度上看,近年来资本规模有所降低,赛道选择也越来越谨慎。

 

除资本遇冷,后市场各个赛道也充满了混沌与变数。

 

经过10年混战,后市场各赛道的新趋势也逐渐由行业中代表性企业引领,这些企业以局部覆盖或价值链整合的方式,参与到后市场新趋势中,其中不乏头部新势力企业及原有价值链上的大企业。

 

群雄逐鹿后市场,也在这片烂泥地里摸爬滚打了多年。到如今,各路玩家看似都有些迷茫,讲故事容易,天天要讲新故事,难矣。

 

传统汽车经销商集团、汽服连锁、车企、厂商这股势力近年来纷纷加入后市场混战中,但至今结局不太尽人意,其中以车享家为代表。车享家2015年成立,以“服务至上”理念,重资产、重运营,2016年就布局了750家门店。据今年1月媒体公开报道,由于盈利问题,2020年车享家门店大幅缩减,从巅峰时期的1200家砍到600家;到如今,全国只剩400家门店,只占巅峰期的三分之一。

 

如果说传统势力是背靠品牌知名度的天之骄子,那么像中驰车福这股新势力就是白手起家的新贵族。

 

这些企业怀揣资本、技术和对新趋势的把握闯入后市场,血拼多年,仍是前路漫漫。

 

面对庞大的数据、不稳定的需求和复杂的服务,不管是撮合还是自营,做运动员还是裁判员,至今全车件赛道都还没跑出一个清晰、可持续的商业逻辑出来。有的模式几经调整,有的已经销声匿迹,有的负重运营腹背受累,全车件赛道的价值至今无人能准确落地出来。

 

易损件也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,过去讲得最多的故事就是“数字”,GMV、加盟数量、利润、规划多少个亿......因为门槛相对低,市场也差不多被摸了一遍,未来竞争最激烈的赛道非易损件莫属,即便有人开始试水全车件,新的故事也并不容易讲。

 

保险入局后市场已成事实,甚至有行业人士表示,保险会成为决定供应链平台生死的核武器,所以现在各个平台也在紧紧扼住保险的喉咙,如途虎入股盛唐保险经纪,以及有些供应链平台时不时试水保修配一体化。

 

但不论保险方还是平台方主导,至今都没走出一条明路。实际业务落地和口号里喊的差得还有点远,有的平台看似在保险和后市场连接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深度介入了,但是让人看不清其中的着力点或者说抓手到底是什么。有时候,什么都做了,相当于什么都没做。

 

穿越周期,让理性与价值回归产业

 

有人说汽车后市场是资本捧起来的万亿市场。无疑,从2010年至今,后市场确实引来了一众明星资本的追逐,也迎来了互联网带来的种种变化,经历了躁动,也迎来了退潮。总体来说,汽车后市场正在朝着更加理性的方向发展。

 

资本的加持给企业提供源源不断的输血能力,为前期业务建设、资源积累、抢占市场、品牌背书带来了燃料。持续的资本注入意味着资本对企业的认可,但对企业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别人输血多少而是自身的造血能力。

 

资本的理性,对于目前的后市场,是一件好事。

 

经历了多年的厮杀,能够站稳脚跟的企业已经有了一套自身的生存能力,在已有基础上快速打市场、搞业务、降亏损、提盈利......这些都比现阶段能融多少钱更重要。

 

后市场也不是靠砸钱买流量能做起来的,供应链建设、业务健康度、产业持续的长足发展才是价值所在。从这一点看,资本的理性,也许会成为后市场跨过巨婴期的助推器。

 

当表面的浮躁和虚假繁荣褪去,让电商回归交易服务,让保险回归保险,让修理厂回归技术和服务,让产业回归产业,每一个链条扎扎实实做好自己那一环,后市场的标准化、效率、成本……这些每天琢磨来琢磨去的问题,就能早一天变成现实。

 

后市场中场无战事,退潮期间,是厉兵秣马的最好时机。


济南微沃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 2020.CARCENS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  鲁ICP备16032824号-2